三胎政策出來之后,不少父母表示敬謝不敏:教育內卷化的時代,幼兒園、小學面試都要求單詞量、古詩詞信口拈來,每天光是督促孩子完成基礎學習任務就已經精疲力盡了。

 

每次看到類似的雞娃焦慮,我都會想到AI領域著名的莫拉維克悖論:“要讓機器如成人般地下棋是相對容易的,但是要讓機器有如一歲小孩般的感知和行動能力卻是相當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

 

在當下這個加速智能化的時代,究竟該如何幫助孩子在童年釋放潛能、建立適當的能力體系,才是全社會和家長們應該思考的。

 

 

5月25日,智能學習公司網易有道發布了專為3-12歲少年兒童打造的學習智能硬件產品——網易有道兒童詞典筆。之所以關注這個消息,是因為其中也有值得深思的“悖論”。

 

比如說,一群直男程序員,是如何設計出懂兒童的硬件產品的?以往智能軟硬件更多關注K12群體,3歲孩子也有學習的剛需嗎?教育硬件還要激發學習興趣,需要滿足哪些前置條件?好奇背后,或許隱藏著解鎖快樂教育的未來鑰匙。

 

因此,我們跟網易有道的技術團隊聊了聊。并嘗試用三個瞬間,來詮釋兒童教育邁入快樂時代的大門,是如何一步步推開的。

 

第一個瞬間:當一支筆被拿起

 

一支幫助孩子解決英語學習困擾的筆,首先要能夠被孩子拿起來——聽起來像是一句正確的廢話,卻是硬件設計的基本前提。成年人使用的手機都越做越輕薄,反觀市面上主流的詞典產品,對于握筆力氣遠不如青少年的三歲孩子來說,都有些過重。

 

在幼兒啟蒙階段又存在大量學英語、讀繪本等詞典硬件的需求。也就出現了在社交平臺上,非常多的孩子吃力地握著初代產品聽讀單詞的畫面?粗⒆觽兛目慕O絆、依然非常努力去掃描單詞卡片,網易有道的程序員們被震動了。

 

“我們當時就在想,是不是應該把這個產品(詞典筆)做得對這部分低齡孩子更友好一點?一個孩子都這么努力,為什么技術團隊不能努力幫幫他?”

 

網易有道兒童詞典筆的研發團隊決定,做一支讓三歲孩子也能輕松握持的詞典筆。

 

首當其沖的困難,是對硬件尺寸和重量做減法。

 

“在立項之初,我們就明確了一個標準,如果達不到符合要求的重量,我們是無法接受它上市的。”于是,這群程序員開始了為“0.1克”重量而不斷的爭論的“自虐”之旅。

 

Z終打磨出的新一代兒童版詞典筆,還不到60克,他們不無自豪地感慨:“作為小孩子常用的點讀筆,我們應該是市面上目前能買到的Z輕的詞典筆了,只有57克左右,基本上三歲孩子是可握持的。”

 

 

除了重量,孩子對硬件的觸感也與成人不同。一群直男湊在一起,嘗試著模擬小朋友的握筆習慣,對產品外觀進行微調。

 

“我們發現,小朋友不像成人那樣是用手捏的,握筆更像是抓,所以把這代詞典筆做得更加圓潤,用不同的弧度設計來貼合小朋友的手。”

 

甚至細膩到了對材質的更新,在兒童版上應用了更加溫暖、親膚的材料,而不是像成人科技硬件那樣冷酷颯。

 

人機交互的“軟實力”也不容忽視,需要針對兒童的學習習慣和認知發展程度,進行一系列的特殊設計。

 

 

“小孩子相對成人來說,在小屏的觸屏交互上面是比較敏感的,點讀動作相對不那么精準,與此同時,兒童學習的內容復雜性也不那么高,只需要兩到三個釋義就能滿足當下的學習需求,所以在選擇屏幕時,我們也特地采用了1.9英寸的大小,并將內容以更加有趣、精簡的方式去呈現。”網易有道的技術人員表示。

 

我想,這一次孩子們再拿起筆,感受到的不僅來自科技世界的溫度,還有一群成年人對孩子那份寶貴的理解與尊重。

 

第二個瞬間:當一雙眼睛被吸引

 

一支筆再輕巧,一句“我家孩子根本就不愛背單詞”,就可以直接宣告“全劇終”。

 

孩子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身邊的海量內容和設備吸引,專注力很難持續。Z終的解決方式還是要靠在學習中感受到樂趣,這就需要人性化的“兒童友好”設計。

 

怎樣的交互是“兒童友好”呢?前提是尊重孩子的學習規律。

 

華盛頓大學學習與腦科學實驗室研究所副主管安德魯·麥茲奧夫認為,兒童之所以能學習得那么快,原因之一就是他們特別愛玩。“兒童在玩的時候,看起來是毫無目的,但卻是一種學習。”

 

將學習與游戲相結合,正是網易有道在兒童詞典筆中注入的設計理念。

 

在英語學習中,就通過游戲化的闖關練習,讓孩子在玩的過程中實現對單詞的記憶,避免“啞巴英語”;

 

 

古詩詞學習功能則通過圖像定位法搭配形象的音頻講解,讓孩子們告別死記硬背,通過形象思維學習拼音;

 

小象漢字甲骨文游戲卡、《我的第一本英語單詞書》、互動點讀地球儀等內容,讓孩子們在游戲互動點讀中潛移默化地掌握知識。

 

看起來簡單的增加互動性,其實在技術路徑上存在不少挑戰。以點讀地球儀功能為例,要將一個平面的地球圖像,轉變成立體的球體,在映射過程中存在許多未知的變化,這些都需要大量的資料和實際測量來進行調整,來減小形變。為了讓立體地球儀承載更多的信息,滿足孩子充分探索世界的好奇心,這群程序員們給自己提了一個要求——“希望做成基于坐標的產品,讓地球儀上的每一個位置都有不同的點碼”,由此帶來了大量的開發工程量,也讓網易有道兒童詞典筆的點讀地球儀功能得以脫穎而出。

 

 

兒童學習的另一個特點,是通過自身的體驗來理解他人的行為,缺少互動和反饋等外界幫助,也會讓孩子的學習成效大打折扣。

 

對此,網易有道的技術人員是這么理解的:“對于孩子來說,(學習)這部分是極其需要興趣,這個時候我們希望詞典筆能夠變得更加主動、更加擬人化、更加有靈魂。”

 

所以我們看到,在兒童詞典筆中加入了Q萌的虛擬形象小猴子matti,可以像學習中的“伙伴”一樣,引領孩子們進行互動答題、游戲闖關、口語跟讀練習等,并不時給予正向鼓勵,激發學習興趣和專注度。

 

再借助AI語音助手的能力,實現對生僻字詞的講解、互動練習的反饋、口算結果的批改等等,在即時交互中讓孩子們堅持有效學習。

 

尤其是很多家長每次輔導孩子計算、批改口算題作業時,難免會有心力交瘁、火冒三丈的時刻,這時候AI語音助手就成了絕佳的親子關系緩沖帶。

 

通過將算式識別、圖像檢測等算法模型遷移到詞典筆上,利用AI來進行題目分析、知識點解析,并給出解答。面對題型多變靈活的小學數學的題目,也能有效識別其中的花樣和解題邏輯,無需家長輔助,就能完成算術作業的批改。

 

 

聽到這里,我覺得這已經不單是一支幫助學習的筆了,簡直也是給家長減負的一劑良方啊。

 

古有孔子及其弟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風乎舞雩,詠而歸”,今有麥茲奧夫認為“兒童通過玩耍觀察別人來學習,他們是地球上Z棒的學習者”。

 

從這個角度看,網易有道詞典筆所踐行的 “兒童友好”的設計,也和教育家們的理念殊途同歸,那就是學習不一D伴隨著痛苦,也可以是與快樂為伴。

 

第三個瞬間:當一種能力被改變

 

當然,對于大多數家長來說,教育產品Z終還是要為效果負責。這一方面,網易有道兒童詞典筆也并非“不食人間煙火”。

 

首先,通過定制內容,滿足英語、語文雙學科學習需要。

 

網易有道發現,低齡兒童學習英語、語文是100%的剛需,電商平臺上父母給孩子買的Z多的東西就是26個英文字母表、英文掛歷等產品。網易有道兒童詞典筆也對詞庫內容進行了重新編輯,內置了包括漢英大詞典、現代漢語規范詞典、古代漢語詞典等21本詞典,用扎實的內容基礎來為孩子的語言能力保駕護航。

 

龐大的內容也會帶來新技術的挑戰,比如識別的準確率和使用的流暢度,需要進行許多算法的調整,增加離線內容的端側識別,才能讓孩子們學習過程中實時得到準確回饋。

 

另外,啟蒙階段的語言學習更多傾向于能力培養,“不會像學校里面更偏考試,大多數家長是為了能從小養成一個中英雙語的說聽習慣”。因此,網易有道詞典筆的團隊也十分注意學習興趣的激發與保持。

 

 

以語文學習來說,就做了非常多的內容梳理和優化,網易有道的技術人員告訴我:“比較顯著的就是,我們把拼音的詞典做了進去,增加了非常多的古詩文、成語等等一系列內容講習,可以提供更多的有聲內容和互動內容。它不像之前的筆,你要什么我給你什么,而是自主識別到一些內容之后,以更加主動、個性化和互動化的方式,來與兒童交流這部分的內容學習。”

 

人工智能領域有個定理,即“困難的問題是簡單的,簡單的問題是困難的”。將詞典等內容一股腦兒塞進硬件設備里是簡單的,洞察兒童教育的細微之處,讓硬件真正能夠幫助孩子提升能力、收獲知識,反而是Z基礎也Z困難的部分,也是兒童教育產品拉開身位的關鍵賽點。

 

多年專注在學習教育領域的積累,基礎技術能力、內容資源和研發經驗一應俱全,才讓網易有道能夠拿穩兒童詞典筆這一局。

 

 

以往在談快樂學習、素質教育時,非不為也、實不能也。在優質教育資源緊張的鏈條中,家長與孩子之間難得的親子時光,不可避免地充斥著 “雞娃”的雞飛狗跳。

 

網易有道在做的,就是用實際行動與科技力量,去攻克那些積弊已久的細節角落。

 

讓快樂可以蔓延到3歲孩子的筆端,或許是智能改變教育的真正意義。